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会计思维与史料创作——评子仪的《方令孺传》  

2015-01-21 23:4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计思维与史料创作——评子仪的《方令孺传》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新月才女方令孺》是子仪在国内出版的第一本书。此前,她已在台湾出版了四本书,但国内读者如我却无缘一眭。今日终于得见其大作,一气读完,再复读一遍,受益匪浅。

子仪是学会计的,在经济部门工作。一个人的职业或许与他的思维特质没多大关系,中国人选择职业多半是盲从社会导向、满足生存需要,但从子仪的书中确可读出科学严谨、扎实稳健的会计思维风格。

治史有“论证”与“辩证”之分,论证重在史料搜集的详赡和史料排比的条理,实际上等于较高级的编辑工作。辩证讲究史料的巧妙运用和辗转分析,投射作者的理想信仰和人性关怀,是为一种思想文学创作。辩证固高明,但也危险,尤其对于浅学之士,一意追摩,别出心裁,欲求一鸣惊人,反落入“文胜质则史”的虚浮之中。前些年,书市畅销的年轻网络写手的古诗词解读、名人传记之类的书,多犯此病。不老实下考证功夫,四处抄录前人高论,再缀以华丽辞藻,拼凑成文,才女才子横空出世,究其实也只不过是剪刀加浆糊的能耐。但同样作为业余作者的子仪,无论其文字的书写还是资料收集,都遵循着专业学者严谨的学术态度和治学方法。

方令孺的传记很不好写。她在文学史上并非很热门的人物,也很少有后人专门研究她,现成成辑的资料几乎空白。而她本身创作不丰,文字含蓄蕴藉,欲从其文字中了解其生平,探究其内心曲折也难有明朗之见。方令孺的传记又极易出成果,因为是在一张白纸上做画,简单一笔都是全新的创造,不必在前人嚼剩的剩渣中挖空心思谋新意。也就是说,只要老老实实做好论证的文章,便能填充那块学术的空白,为后人的研究提供宝贵的资料。而论证的写作又是子仪会计思维的专长。

写作的会计思维表现为:言辞的简洁、表述的客观以及史料辩识的敏感度和材料的串联能力。一如数字世界清晰准确,勾稽关系严丝合缝。子仪的这种思维优势在本书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方令孺传》不仅仅主写方令孺一人,活跃在她身边的一大群文人的行迹、著作都有详尽的论述,而文中提及方令孺的文人圈大约有上百人,可谓群生相,或民国文人交游图。在一些历史事件的时间考证上,子仪不拘于前人的考证,从旁枝的细节中查找分析出准确的时间,如方玮德与陈梦家相识的时间,她因陈梦家的一篇文中未提及方玮德的那场病而判定他们相识是在方玮德病愈后。又如方令孺浙江省文联主席的任职时间,是从前任主席宋云彬的日记中记录的离职时间确定。别小看这时间的考证,在浩瀚无边的史料中,有时为了求证一个时间会穷尽学者一生的光阴。一个小小的时间可能是学术史上的重大发现。子仪在这方面确有天赋。她的这本传记有着极高的史料参考价值。

然她的这些史料分析又绝非全凭运气天赋偶得。她花了五六年的时间搜集方令孺的各种资料,寻访方令孺停留过的故居、足迹,拜访方令孺的保姆方秀珍,与方的侄女方徨、学生裘樟松有过通信往来,并联系到方令孺远在香港的姨侄女、音乐家邓宛生进行了两次长长的通话。从书中引文和索引的出处,可见其涉猎资料之广、之杂、之偏——方令孺同时代文人的著作、日记、通信,各类书报杂志上有关方令孺的文章等等,简直堪比大海捞针。然后花一年时间编写成书,详实地还原方令孺的一生。此书写成至国内出版又间隔长达三年之久,其间多次增补完善,曹雪芹书《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子仪写《方令孺传》前后竟也历经十年,如此认真而艰辛的书写在这个时代已不多见。

子仪在书写过程中完全遵照胡适的治史观“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可在对材料的深度发掘,对传记对象的情感世界、心路历程的探究往往只是点到为止,她用白描手法完整地勾勒出方令孺的形,却对其神的辨析上较为薄弱,这或许也是会计思维的缺陷,使得行文疑窦丛生,令人意犹未尽。比如方令孺在其丈夫逝世前,伏在其枕边流泪说,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心里也有你。那方令孺对其丈夫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又比如方令孺在教学上的无为而治,难道真如子仪所说年纪大了,激情消退,还是在那因言致祸的年代里的明哲保身,抑或是拒绝以机械的阶级论讲授文学的沉默反抗呢?还有其晚年渴望团聚、害怕孤独,以及抑郁症,其心理危机是什么?

子仪在书中引用闻一多“诗无达诂”的老话:一首好诗,是一个最大的函数,每个读者凭着自己的才智领悟出一个新境界。传记对象也是一个函数,我们能多深地走进她的内心,取决于我们自己的阅历、性情的修行。有时一个题材、一本书,可在我们的生命中反复地书写、阅读,没有比这检视灵魂成长更好的方法了。


后记:长久不作文,倒像是不会写字了,六七小时写下来,也算是写成一篇完整的文章。子仪给我的启示:一、学写作,要找准适合自己兴趣、思维特长和文字风格的文体和研究方向,二、周围要有一群爱好文学的人相互影响、鼓励。云儿说得对,不阅读、写作的鹿儿根本不会快乐。的确,至少不能享受生命的深度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