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从此以后  

2014-04-30 00:28:45|  分类: 网络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日”那几天,微信里多见人转发名人谈读书的文章,我粗略浏览几篇,不适应电子阅读,觉着好的打印出来细细品赏。其中朱光潜、周国平、陈平原的三篇让我受益匪浅,对自己散漫的阅读状态提出质疑。

朱光潜说:“读书要选得精,读得彻底,与其读十部无关轻重的书,不如以读十部书的精力去读一部真正值得读的书。”虽说埋首于深阅读中已有七、八年了,读的也多是女人几乎不碰的硬性读物,可每次阅读皆随兴而至,忽而文学,忽而哲学,又忽而宗教、社会学,甚至还动过研究量子物理的念头。兴趣跨度之大、变动之频繁,实难有定性围绕某个作家、某个时代或某个体系作系统地深阅读,常是获得点粗略的印象后就转向其他,其实也就为了找寻心灵感受的契合点,以自己的主观经验解读作者作品。若深究起知识体系来,还真是一无所获,但若论及内在的思想、精神、气质方面的影响,倒确也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本是抱着精神疗伤的目的阅读,而阅读也的确矫正了我观看世界的眼睛。我终于学会以“人”的方式直立行走、独立思考,全得益于书籍对我长年累月、潜移默化地改造。

书读到这份上,若说人生没有一点抱负野心,只能是为自己的懒散找借口。一个中年人,不会像年少时,不知天高地厚说大话,因为他看到了生命的局限,这局限又将其束缚在因果论之中,而不敢胡乱释放生命的激情。

中年是最乏味最讲求实际的年龄段,生命不长不短地置于赌盘上,你究竟将最后的野心压在何处,那可是你手中最后的赌注。犹豫不定后,你可能连赌的兴致都松懈了,就守着这点资财饿不死吃不饱地度完余生也不错,心中难免有壮志未酬的不甘。或者索性闭上眼睛,往人堆里扎,然谁会愿意返回头去,走年轻时就已放弃的路,岂不意味着你永远落在人后,还活不出人样。

就以此时作为阅读生涯的分水岭,在今晚以前,我是散漫地读,为精神疗伤,找寻灵魂出路,确定人生定位而读。今晚以后,我要以做学问为目的系统地读。前二十年,写作为阅读服务,零碎记录阅读过程的思考。六十岁后,抛开书本独立创作。上帝赐予我旺盛的精力(每天只需五小时睡眠)、健壮的体质、聪明的头脑、丰富的才华,不是为了让我像个普通的女人沉迷于轻薄的虚荣和时尚的享乐中虚度光阴,上帝将我改造成雅各,与身体里的堕落天使作无数次搏斗后,终于名正言顺地归入其蒙召的行列。

收束身心,放飞灵性,沉潜于灵魂之途的探索与构筑中。

从此以后的青鹿,除却母亲、妻子、女儿、妹妹的女性身份外,不再有任何性别意识以及情性盲动。这世间的繁华、荣耀皆与我无关。我已将昨天的一切丢弃于被我卸下的昨天的躯壳中。所有经过的事,爱过的、恨过的人都在此刻,在我新生的躯体里消解。他们或许还会被我记起、提及,也不过是构筑灵魂之途的泥沙建材。他们也或许还可能在我视线内乔装、演戏,如同风中摆舞的戏服,大地上无数飘荡着的五颜六色之一点,无性别无面貌无个性无记忆无感动之一点,又或者是像一朵令我饶有兴致观赏、亲抚的花的之一点。

阅读了那么久,我矫情过、振奋过、沮丧过、消沉过,我总渴望有一份充满毒素的情感像罂粟一样激发着我的创作欲,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秒,如罂粟诡异而惊艳的绽放,它因此蛀空了我的灵魂。

将自己关入斗室,在一本本书中找寻重获自由的路径。然后某天走出去,发现曾想环抱的支柱原来只如柳枝般的轻飘,它留恋于蜂蝶的嬉戏,而我已不是风中的那只蜂、那只蝶。我为自己曾是风中的那只蜂、那只蝶而感到可笑,我毕竟缺少蜂蝶的材质,为何竟念念不忘蜂蝶的快乐。那是真的快乐吗,还是从空虚的欲望中衍生出的幻境呢?

幻境解除的那一刻,自由降临的那一刻。

我终于明白,我应该怎样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