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香水的隐喻  

2017-06-16 07: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水的隐喻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香水》这部电影,是我看过的少数几部惊呼为“绝品”的电影,隐约感觉荧屏上呈现的荒诞故事背后,隐含着对人性和历史的反讽。电影是平面艺术,所能呈现的信息毕竟有限。若想捕捉原著的思想精华,恐怕还需沉浸到书里去,触摸那些带有作者体温的文字,感受脉搏里血液的冲动。

先看电影,再看书,几乎是不可颠倒的鉴赏秩序。电影可了解原著的故事梗概,阅读时就不会因为急迫地想追踪情节发展而草草略过细节,而许多作者想要表达的弦外之音,往往就隐藏在那些从情节主干分岔开去的丰茂的细节之中。若先看书,再看电影,又多半会以先入为主的专家眼光,注意力聚焦在评判电影哪些哪些地方不合原著,而电影绝不可能做到将书中的内容原汁原味地全搬屏幕上,总有一些电影无法表现的东西,或者囿于时长删节、添加。电影相比于书而言,总是稍显逊色的大众艺术。所以,先看书,再看电影,多少会有遗憾。

《香水》在电影中所呈现的情节基本符合原著,只是删节了小说第二章穴居山洞七年和在蒙彼利埃七天的经历,这段经历主要反映主人公格雷诺耶心理演变过程,即如何从无意识地对气味本能的追求,转向有意识地发现可以利用气味来控制人。这段经历在小说中是以心理活动的形式来推进的,用电影的手法可能很难表现。但这段经历却对理解小说的精神主旨起到关键作用。

正因为电影省略了这段经历,导致了我理解的偏差。在未读原著前,我将格雷诺耶谋杀少女,收集少女体香,制成绝世香水的行为理解为他对世上纯真之美的执迷。就像贾宝玉希望女人永远都不要结婚,永远住在大观园,永远停留在如水清洁的处子阶段。格雷诺耶自从在巴黎街头嗅到一位少女纯美的体香,又不慎将之杀死后,深深陷入对那缕稀有芬芳的回味和悼念中,也由此发现世间至香是如此脆弱不堪、转瞬即逝,立誓要想方设法占有,并永久保存。他进香水店、香料店当学徒,学习研制提取物体香味的方法,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动力和目标。他在香水厂学会了用蒸馏法提取植物香味,可无法提取土、血、头发、木桌椅等已经失去芳香油的物质的气味,他为此感到绝望,并患上了绝症,在弥留之际,他听说还有别的提取法可办到,又起死回生,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境地。

最后,他用非常残暴的手段,杀害25位少女,从她们的尸体上提取香水原料,制造出能刺激人爱神经的绝世香水。他毁灭25位少女的生命,是为了把纯真之气播洒到更为广大的世人心中,让这污臭不堪的世界重新散发出伊甸园的馨香。格雷诺耶是以恶魔的形象行走于世的上帝。电影结尾,格雷诺耶将绝世香水淋在身上,街头的饥民闻香,蜂蛹而至,拥抱他、亲吻他,爱之不够,又撕咬他、瓜分他,将之吞噬得毫发无存。这,不也正是耶稣舍身饲人的形象吗?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说:这是我的肉,我的血,为你们舍。他为救赎人类而牺牲自己。我在看完电影后,惊呼:他是上帝啊!

可当我读完原著,对格雷诺耶以及整部《香水》的喻意有了截然相反的看法。

如果一部小说,特别注明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那这时间地点几乎就是进入小说密门的一把钥匙。

《香水》是一部以现实主义手法书写的荒诞小说,其荒诞之处就在于用文学幻想赋予香水超现实的魔力。而小说里这种超现实的东西往往是对现实中实有之物的影射,只是我们久居鲍室而不闻其臭。所以小说家会用视觉替换法,将你从熟视无睹的现实中剥离出来,用一个变形物来吸引你的注意力。你以为在欣赏着一个远离现实、远离自身的神话,可愈读愈觉得这是一场请君入瓮的阴谋。那些看似荒诞不经的情节,其实演绎的主角都是你自己,你也身处于同样疯魔颠狂的现实中,偏离正常的心灵轨道。

高级的小说,是场心灵的历险。历险的最终目的就是回归。小说讲述的无非是一道道心灵的迷途,意识到此为迷途即是回归。但要破除意识迷障,需动用知识的、理性的和直感的力量。了解小说的时代背景就是动用理性的知识来解剖小说所提供的心灵标本。

《香水》的故事发生在十八世纪的法国。十八世纪,是法国最为动荡不宁的世纪。小说中常以最臭、最热来形容当时的社会环境,各种思想交锋、社会矛盾已发展到白热化程度。首先是思想炽热,以卢梭、伏尔泰为首,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思想启蒙的解放运动,反对君权、神权,反对一切旧秩序,宣扬科学理性。其次,资本主义经济、机器大生产在法国迅速发展,资产阶级日益成为法国最强大、最富有的阶级,对封建君权统治秩序虎视眈眈。虽然这些都是推动历史发展的进步力量。但神权的解除、生产力的解放,等级秩序的重新洗牌,就如打开潘多拉盒子,人的欲望和罪恶也无所遏制地释放出来,催生出了一个其臭无比的时代。

格雷诺耶就出生在这样一个人欲横溢、臭气熏天的时代。他身上有两项特异功能:一没有任何体味、二嗅觉异常发达。小说中的气味隐喻人的欲望。也就是说,格雷诺耶身上没有一丝人欲。他像只扁虱那样易于满足,安静地停在树上,靠着它在几年前获得的一滴血维持生活。他身体需要的营养和衣服,在量的方面甚少。他的灵魂不需要任何东西,受人庇护、关照和抚爱。他没有微笑、没有哭泣、眼睛没有光辉,身上没有自己的气味。他为他人工作,像头牲畜般的劳作不息,可从不知索取等价的报偿。而吊诡的是,每个从他身上获得高额利润的人,只要他一离开,就即刻毙命。那个抛弃他的母亲被吊死,贩卖他的加拉尔夫人落得个凄惨晚境(电影剧情为被人抢了钱,一刀捅死),收了赎金的皮革场主落水身亡,为其制造巨大利润的香水厂主巴尔迪克房屋倒塌压死,把他当作自己的学术成果获得巨大声誉的埃斯皮纳斯侯爵在雪山上失踪,还有格拉斯香料厂的伙计格雷成了他杀害25位少女的替罪羊。

他自身没有气味,却可以凭借超常的嗅觉制造出让人们迷醉的香水。他自身没有丝毫的人欲,却有着天赋的天才和隐忍的耐力来满足人的贪欲。但这些在他身上占得便宜和利润的人,就像与魔鬼签订了卖身契。他用自己逆来顺受、无欲无争的表相来吸引他们堕入欲望的深渊,或者说他存活的目的就是通过掌控人的欲望来掌控人。他没有人欲,因为他根本不是人,而是操纵欲望的魔鬼。

这个魔鬼也并非从一开始就明确自己来到世上的使命。他离开香水商后,在山洞里穴居七年。这七年,外面的世界正发生着世界大战,他讨厌每一次呼吸嗅到的都是新的、意外的、敌视的气味。他喜欢远离人境的单纯气息,在这单纯的世界里,他可以从记忆里调出尘世间各种各样令他恶心的气味,然后又像造物主一样在想象的世界里摧毁它们。他享受着做自己王国主宰者的巨大满足。他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昏睡中,突然惊醒,惊恐地发现竟然嗅不到自己的气味。一个没有气味的人,一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只是活着的人是多么的可怕无望。于是,他走下山去,又回到人群中。

当他再次回到人群中,有了一个重大发现:人身上散发的气味可以对人产生影响。他用猫屎、干酪和醋等调制出一种散发着基本人味的香水喷在身上,那些从他身旁走过却从不理睬他的人,突然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他在此种基本人味的香气上再喷上另一种配制的香水,走进婚仪的人群,人群竟然将他当作自己人一样拥抱亲吻。他终于明白,他天赋异禀的鼻子可以让他成为主宰世界的新的上帝。

尼采宣布上帝死了。可人类注定是没有信仰就存活不下去的生物。于是,诸多诸如格雷诺耶的野心家们,就开始轮番炮制人造信仰统治人类。

格雷诺耶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当市民们集聚在万人广场,像参加盛大节日一般静候观赏对杀人恶魔的行刑,奇迹发生了。格雷诺耶仅向人群挥洒了一滴从25位少女身上提炼的体香配制成的绝世香水,原来义愤填膺的人群突然匍匐在地,对其顶礼膜拜。鲜花、眼泪、感恩、欢呼声,他成了众人拥戴的上帝。香水还对人群产生了神奇的催情作用。处决那个时代最可恶的罪犯的计划成了盛大的酒神节,所有的人都像着了魔似的,在广场上集体交媾,兽性狂欢。二十世纪被偶像崇拜和意识形态控制的人类,不也正上演过一场场同样的丧失人性的屠杀与狂欢吗?当香水的魔力消散后,人们又像犯了失忆症一样,回避这段令人深感耻辱的经历,不禁让我联想起成战后纳粹分子沉默的后半生。

魔鬼宣扬爱和正义的旗帜上无不沾染人的鲜血,而上帝则是割舍自己的肉和鲜血去喂饱人空虚的灵魂。格雷诺耶在成功实现对人的控制后,获得的却是更大的厌恶和空虚,他之所以被人神化,是他身上散发着他不择手段占有的香味,而在这世界高级香水的假面具下,他没有自己的气味,甚至没有自己的面庞。

最后,他做了一件彻底报复人类的事。他将整瓶的绝世香水喷洒在自己身上,饥民爱得欲罢不能,唯有将其吞入肚中。这混合着人间最纯美的气息和魔鬼最邪恶的骨肉被人吞进肚子后,制造了一种新人类:

“这帮野蛮人吃完人肉后又聚集在营火周围,没有哪个说一句话。他们大家都有点窘,不敢相互对视。他们中的每个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已经参与了一次凶杀或一种别的卑鄙的犯罪行为。但是把一个人吃掉?他们想,他们绝不会做出如此残酷的事。他们感到惊奇,他们竟会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奇怪自己尽管非常难堪,却没有发觉有过一点坏心眼。正相反!尽管他们的胃里不好受,他们还是觉得心里是完全轻松的。在他们阴沉的灵魂里,突然变得那么轻快乐观。在他们的脸上,表现出一种童年话般的、柔和的幸福光辉。他们或许是因此而羞于抬起目光和相互对视吧。

当他们后来敢于这么做,起先是偷偷地,后来则是完全公开地相互对视时,他们不禁破涕为笑。他们感到特别自豪。他们第一次出于爱而做了一点事。”

是的,只要是以爱的名义,一切烧杀抢掠的罪行都升华为拯救人类的善举。人人都变成了魔鬼,喷洒着上帝牌的香水,欢快地、毫无内疚感地做着人间的魔鬼。

后记:唉,仍是不满意啊,昨花了一整天读完,读完即有写的冲动,刚起了头,电脑就被夫征用。只好憋到今天续接,但显然激情减退,文字因少了激情的润滑剂,而写的吱吱咕咕,不顺畅。但无论如何,俺好歹将它写完。写完就是胜利吧,好久没享受这种胜利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