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酒鬼读“酒”书  

2017-06-13 20:0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鬼读“酒”书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我的阅读越为倾向于知识性、学术性、趣味性。对于一些女文青们在情感世界里九曲回肠的低吟浅唱,似乎都成了不可理喻的无病呻吟。洁尘和黎戈都算是书斋型的女作家,她们在书评里津津乐道也大多是一些名家的情感秘闻,就像喝一杯颜色花哨的鸡尾酒,少了那么一点劲。

最近一段时间给自己限定读西藏人文历史,读学术书就如上学时做功课,知识固然开阔眼界,但知识的获得过程是乏味的。故需课外读物的调剂。每天在图书室一关十几个小时,坐累了,便起身绕着书架散步,眼睛总也忍不住朝架上逡巡,常能出其不意地被新奇的书名击中。比如这本余斌写的《喝酒的故事》。酒鬼遇酒书,岂能不叫人手舞足蹈。余斌也算是老先生了。我现在就爱读老先生的文章,老舍、丰子恺、汪曾祺,语言平实几近口语,无丝毫精雕细刻的痕迹,矫揉造作的情感。更可贵的是这些老头们葆有孩童般纯真热情的心观察世界,将平常生活描述得淡而有味,又透出乐而忘俗的大智慧。而新近一些年轻人的书,那语言总是怪里怪气,要费一番脑子才能读懂。我不知道,是我脑子老了,还是文章要写得故意让人看不懂才显得高深。民国的文人总是深入浅出,鲁迅是特例,文章写得拐弯抹角的,但转过弯来之后,又觉入木三分。而现在人写文章,好像专为设迷宫而造迷宫,读到尽头,脑袋里只剩下那些弯弯绕绕的轨迹。

说说这本喝酒的书吧。此书分三辑,第一辑何物下酒。到底是酒鬼,先写下酒菜,勾起你的酒瘾。写了哪些下酒菜呢?花生米、豆、蜂蛹、鸭四件、海蜇、烧鸡、奶酪等等。

“下饭无需凉菜,喝酒则似乎非凉菜不可。若同类东西有冷热之别的不同做法。喝酒的人肯定先取卤、拌、炸的那些,比如宁取酱鸭、烤鸭、盐水鸭而不取香酥鸭,宁取熏鱼、油炸小黄鱼而不要大汤黄鱼,宁取凉拌香干而不取蟹黄豆腐……不是拒绝属热菜的那些,是得有凉菜打底。烧菜类连汤带水,更宜下饭,炒菜烈火烹油地上来,却也凉得快,凉了就味道大减,且重新加温也不是办法,而喝酒紧拉慢唱,总得有半个钟头,速战速决殊少悠然之趣。”

这段写得太棒了,下酒菜的标准无非就是凉、香、耐嚼。凉的理由,上文已说,还因为凉菜的味道多半呛而不腻,未经过爆炒,醋糖辣子蒜香都生鲜地在唇齿间流动,再来口烈酒最相宜。母亲的凉拌莴笋是我最爱的下酒菜,冬天,过着白干,热辣辣加脆生生,舌头两极的折磨,过瘾极了。凡是母亲的拿手菜,再简单我也不亲自动手做,许是为保存一份撒娇的权利。香,自然是油炸的好,花生米、兰花豆、笋豆、葱花肉,写着写着,口水直流。葱花肉,婆婆做的最好,每次去衢州,她总会做一大袋,拎回来,吃前,放油锅里再炸一遍,豆腐皮一层层炸的嘎崩脆香,中间还夹有肉末葱香,这道菜我也是不做的。耐嚼,喝酒总是个细酌慢品的过程,又不是水浒里食量大如牛的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两口就饱,像猪八戒吞食人参果,还没尝出个味就下肚了。所以,下酒菜需得有嚼劲,一个鸭掌,咬一块足蹼可啃上半天,然后抿一口小酒,边喝边哼上一段小曲,真是神仙日子。

第二辑为且来把盏,介绍各种酒和酒具。最让我馋的是法国红酒和比利时的啤酒。我一般喝高度白酒,一二两便可过瘾。红酒为我最爱,可一瓶红酒三顿喝完,简直太奢。我在余斌文中获知法国的红酒超市里有一两欧一瓶的,还有桶装,价格与矿泉水相当,且绝对是葡萄酿制,而非勾兑。我便生出让儿子将来去法国发展的幻想。余斌还说尽管红酒低廉似白开水,但街上醉酒的流浪汉口袋里绝不会装红酒,大抵是因为红酒须是倒在酒杯里,点上烛光小酌慢饮的吧。餐馆里五六欧一瓶的红酒,服务生也会开了盖,先倒一小杯请你品尝确认后,才会放在桌上的冰桶里,留你们慢慢饮用。红酒就像个破落贵族,在清贫简陋的环境里也会讲求仪式感,廉价却不掉价。

而比利时的啤酒,喝某个牌子,就必有某一样式的酒杯,专杯专用。我向往此种讲究的生活。

第三辑一醉方休。最可笑的是《我把我灌醉》,对此种在酒场上过于理性,不会发飚的人,我深表同情。余斌为了测试自己酒醉后言语失控的样子,又不愿在他人面前出丑。竟然选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在录音机里放入加长的空白磁带,录下自己喝酒的整个过程。结果,前段都是背景声,中段是呵斥自己的声音,那时脑袋尚清醒,想通过呵斥来逼出说真话的勇气,后段就只有似有若无的呻吟。他说“逼供“的结果,无非:一场酣睡,加一场呕吐。

就我几十年的醉酒经历,我觉得一个人的醉态呈阶段式的变化。最初参加工作时,喝醉呕吐、闷头大睡,过了几年,在酒桌上滔滔不绝,抓住酒瓶不放,一喝能喝上三四小时,第二天酒醒后,呈现片段性的失忆。那是最令我恐怖的喝酒阶段。酒后失控口吐狂言,第二天又失忆,不知自己说了啥不该说的话,所见的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讳莫如深的笑。第三阶段,直接倒地,不省人事。第四阶段,喝酒时清醒理智,毫无醉态,第二天醒来,大段失忆。询问同桌饮酒的可靠朋友,昨晚醉态如何?他们都会惊诧地说,你醉了吗?一点看不出来。

一本酒书,引出我一篇酒话。能像余斌这样练笔多好,定一个主题,写一本书。

文章啊文章,不急,我不正练着吗?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