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书时光(27):一地金粉  

2016-06-07 00:4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康.帕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帕的热烈讴歌、激昂高亢的笔调似已随一个时代的远去而变成标本式的陈年旧物。我丝毫不怀疑,既使他是那个时代的吹号手,也是满怀着不容置疑的激情和理想吹号,并被自己的号声点燃的那个人。

谷雨那天,作协举办诗会。盲人诗人在诗会上深情地朗诵了一首写给他年轻未婚妻的情诗。几乎所有在场的女性都感动地落泪。这是一段在物质主义时代堪称为奇迹的恋情。一位正值豆寇年华、长相酷似《山楂树》女主角的大学生,执意要嫁给比她大24岁的盲人按摩师。他心疼地唤她为他的“小绿芽儿”,亲抚不忍,爱抚不够。我们都认为他是那场诗会中的最佳诗作、最佳朗诵。只有一个人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说他的朗诵过时了。现在流行亲切自然、娓娓道来的朗诵。这种语调波澜起伏的戏剧腔,是上世纪的时兴物。我当时反驳说,每一个时代都会形成自己独特的审美口味,但这种独特的口味并不代表高明,往往只是大众的、普遍的、日常的、习惯的心理喜好的汇总,它不能作为一种绝对的权威,只能说是在一般场合中能让人顺利接受、愉悦享受的形式。当我们接触到一种具有颠覆性震撼力的东西,首先应接受他的挑战。接受挑战的方法就是自我反省:到底我们身体里缺失了什么,才会对之产生怀疑与惊恐。如果在艺术的欣赏中弃“情”字于不顾,一头钻入形式的赏玩,反而暴露了欣赏者灵魂的苍白与思想的无知。情到深处,是一股不可遏止的洪流,不是任何一种时间标准所能框框束束的,他在写他心中的诗,他在倾诉他心里的真情,他在沸腾他周身的血,他满腔汹涌的激情引导他去创造适合表现它们的形式,而不是削足适履。

再回到《金蔷薇》,我那耳朵不适的感觉,岂不正与那个提反对意见的人一样吗?我身体里缺失了什么?那种投身于社会洪流,与广大的人群建立联系的信仰与激情。他一说到人民,一在胸前举起小拳头宣誓作家的使命,我就想笑。我每天躲在自己的小资世界里,翘着兰花指,一点世俗的尘埃侵入,就大呼小叫。康.帕乌斯托夫斯基在《摩崖石刻》一文中引用了普里什文的至理名言:“作家最大的幸福是,不把自己视作特殊的、独来独往的人,而是做一个和一切人一样的人。”每个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刻意留意的段落,都是其内心疑问所在。他倾向于某方面的意见,看似与其当下的行动相反,却正好反映出他对自身的怀疑,他在寻找、积累论据,来推翻自己习惯的思维。每一次战胜自己,都是人生最为值得庆贺的挑战。我以为普里什文这句话的最后几个字应改为:“做一个和一切人有关联的人。”我想迈出囚禁了自我十年的城堡,与广大的人建立联系。

.帕乌斯托夫斯基在多篇谈创作的文章里提到了《金蔷薇》的故事。有一个清洁工,他把首饰手工作坊的尘屑装起来,背回家,筛取金粉,数月就能熔成一锭金子。他由此告诫作家应注重在素材上的勤奋积累。他说:“每一分钟、每一个在无意中说出来的字眼,每一个无心的流盼,每一个深刻的或者戏谑的想法,人的心脏的每一次觉察不到的搏动,一如杨树的飞絮或者夜间映在水洼中的星光——无不都是一粒粒金粉。我们,文学家们,以数十年的时间筛取着数以百万计的这种微尘,不知不觉地把它们聚集起来,熔成合金,然后将其锻造成我们的“金蔷薇”——中篇小说、长篇小说或者长诗。”

我常感叹自己写作能力的退化。是因为我懒于做一个蓬头垢面的清洁工。我每天立在首饰店橱窗前欣赏着一朵朵由他人打制的美仑美奂的金蔷薇,幻想着将它们挂于耳垂、套于颈项,插于云鬓,周身上下闪闪发亮的光芒。其实任何一朵金蔷薇都是从淘金工人做起,从尘沙中筛出金粉,熔铸金块,雕刻而成。我们总是要经过很大面积的劳作,最终归集为小而精粹的成果。那些偏好幻想的理论家,只会以顾客的姿态在橱窗前指指戳戳。只有那些亲历全过程的制造者,才会视每一朵金蔷薇为独立有灵的生命。

那,我每天的书时光,就是在收集,阅读筛落的一地金粉。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