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书时光23:偏将诸书循环看  

2016-04-29 01:3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28日,晴,14至24度

朱子说,读书不可贪多,且要精熟。自今年一月起,朱子的三卷读书法已反复玩味数月。将之视为金科玉律,读书之心稍有分驰,就惴惴不安。书也愈购愈少,如从喧闹之集市,步入人烟罕至之清旷山野,心思仍是浮杂,一时难以适应寂寞清凉,不免深感乏味。虽则朱子之言每读一遍皆有新意出,但在熟悉之字阵中往返穿行,思维倦怠游离也在所难免。于是开始怀疑朱子所言。

正淳问朱子:欲将诸书循环看。朱子说:不可如此,须看得一书彻了,方再看一书。若杂然并进,却反为所困。每读倦了朱子,想以杂书调味,此段便跳将出来,如紧箍咒叫人不敢妄动。转又想,此时代与朱子时代大有变异,岂有胶柱鼓瑟之理。若朱子生于知识爆炸、书籍成灾的当世,还能安守书斋内,专精于一书,一日只读一段言,盘坐静思默念半晌吗?

我还是喜欢各类书报、各色语言循环看,当然用功程度不同,有些书只读数段,关键在于潜心体会。有些书只是工具,帮助理会消化前书。再有些书,虽是旁门左道,却亦能在不留心处打通前二书之关节。还有些书,权当消遣,放松大脑眼球,带来吃杂食、野味的新鲜感。譬如近几日读的书:《朱子语类》、唐君毅《道德自我之建立》、卡西尔《人论》、本雅明《单行道》、《晨报副镌》等。《朱子语类》是重头戏,但因为文言,无任何注释,故需逐字逐句,翻阅字典百度读。在读朱子过程中,数次想中止,从古籍的源头《四书五经》读起,因其间许多的典故、名词需追溯源头,读起来颇为吃劲。且百度错漏百出,是不牢靠的查阅工具。但从源头读起又将读至猴年马月,不若从中段切入,边读边借助工具了解古籍知识,也能蓄积对古籍的兴趣。工具虽不靠谱,但用于通读绰绰有余,又不为专门考据。如此读,一日也顶多读一卷半卷,量一多,脑袋就像吸足了水的海绵,入不去。

唐君毅与卡西尔的书两相对照着读,一个是从儒学的角度论人,一个从西方哲学分析的角度论人,两者可相互打通关节。故我喜欢此书读一段,彼书读一段,相似的言论,摘录在对方的书页上。

本雅明的《单行道》是本奇书,书页上勾画只是寥寥数句的日常情节,可文字背后潜藏着可以无穷挖掘的精神意向。其目的是,避免用概念来描述事实,而让事实来唤起心灵的触动。此触动非感官上的反应,是指让一些概念性的东西变得直观形象,成为可以观察、思考的对象,如此人就不会被既成的经验、概念所控制,用单一专制的判断来割裂世界。

本雅明的阅读也是每天一小段,他流进我身体时是无知无觉的,却可以在其他的阅读中,将思维照亮。比如昨晚读本雅明的《早餐室》写道,有个流传至今的民间传说告诫人们:不要在第二天早晨空着肚子讲述昨晚的梦。今又在卡西尔的《人论》中读到:“概念无直观则空,直观无概念则盲。”“概念无直观则空”,即为本雅明所说:“不要空肚子说梦”。

本雅明的思想属于二十世纪初西方的反智主义和解构主义。西方现代文明的思想传统是奠基于逻辑演绎的一套概念思维。这套思维确在很大程度上使人洞察、把握了世界的奥秘,从而使知识为人所用。但到了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曾经获得很大成功的这套概念思维却过于追求自身独立性被推向了极端,比如尼采的权力意志,马克思的经济论,弗洛伊德的性说,人们将此概念来解说社会现象,以至于渐渐失落了对现实世界的切入能力。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哲学界、思想界纷纷兴起的对人意识世界的关注就是对这一走向极端之传统思维的反叛,就是使思维重新回归对现实切入能力的尝试。本雅明的《单行道》就是对传统概念思维的摧毁和放弃,去激发新的思维活力。

再说“不要空着肚子说梦”,梦就是概念思维,空着肚子就是不尊重事实,完全以头脑中先入为主的概念来分析描述事实,那此“事实”仍只是梦境,而非真正的事实。也即卡西尔所说“概念无事实则空”。也即犯了朱子所说之读书之病:一为主私意,一为旧的先入之说。读书应随文逐意,而不能自己先立个主意,再让圣贤之言都落入我的主意套中来。读书如此,观看世事亦如此,只有“吃饱了肚子”,即让事实全面地呈现于眼前,方能摆脱概念的操纵。譬如你对某人有意见,便事事见他不顺眼,又譬如听讼,若事先主意想治甲方之罪,便会专意挑其讼词中之差池,而无耐心听其陈述。不全面了解事实,就会导致人的偏执,身心分裂。尼采的权力意志铸造了法西斯,马克思的阶级论又为二十世纪的专制统治提代理论的武器。人总是生活在空肚子的梦幻中是极为危险的事。

我喜欢卡西尔的言论在于,他强调人的主观创造力。他同样反对概念。他说,人的本质是一种功能性的定义,而不能是一种实体性的定义。我们不能以任何构成人的形而上学本质的内在原则给人下定义,也不能用可以依靠的经验观察来确定的天赋能力或本能来给人下定义,他即不是形而上学的本性,也不是物理的本性,而是人的劳作。他还说:我们寻求的不是结果的统一性而是活动的统一性;不是产品的统一性而是创造过程的统一性。(夜深了,此段未想清楚如何解说,留待以后再续。)

后记:我如何才能写深入浅出的文字。

时间总是那么少。晚上卫生搞到八点半。读晨报副镌、手机微信两小时,又写日记,读数页书。十一点半开始写书时光,一天当中就挤不出一段从容的时间写正式的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