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书时光22:卡西尔《人论》  

2016-04-27 01:1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时光22:卡西尔《人论》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4月27日,雨,16—19度

昨晚,应陈定謇老师之托,整理了200多本哲学、社会学、心理学的藏书目,只书架上区区几格的藏书,就折腾到大半夜。整理书目工程浩大,恐此生都无能做出完整书目。前几周,傅国涌老师来家参观,似乎对我所报一万余册藏书数量深表怀疑。我确未清点过,但见几位书友的藏书,规模似不及我,皆称过万,且还有人声称是本本登记造册,据实统计的,我才保守说万余册。正如我怀疑他人数量的真实性,是因我的藏书多于对方。傅国涌先生怀疑我之数量真假,其藏书必是多于我,且可能就是万余册。

整理书目过程中,又被西学之书吸引。前几天说要花数年时间专攻中国古籍,近期只读朱熹、唐君毅、《红楼梦》。今却捧起卡西尔的《人论》。发现自己是不能立誓的,一立誓,一做计划,立马应验破戒。许是在写下计划的同时,就已获得心理满足,达成假想的完成式。或者说,我做事的目的只为了在人群中收获轰动效应,而网络的普及,一句轻巧的誓言就可召至如雷掌声。然我立誓之冲动确不为讨好观众,是内心焦灼之欲求无以策动行为,故以言语的方式吆喝鼓劲,却未料竟起了相反作用。故一个人的欲求愈是能轻易得到满足,就愈是对此种外来的互动促成的满足上瘾,现代技术是孕育自恋人格的温床。人性说到底是社会文化的产物,受其肉身和所处的物理时空的限制。读许多书后,我懂得欲望是不可能以堵禁的方式来根除的,不若以一颗明智之心观察它的流向,他自会在迷乱之中清醒过来复归原位。

德国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被西方学术界公认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曾读过一本他著的《卢梭.康德.歌德》,其中对卢梭的论断,使我意识到自己身体里二元论专制思维对自身及他人造成的情感暴力,这股浪漫主义的哲学思潮是造成二十世纪血腥战争和集权统治的思想源头。卡西尔哲学叫做“符号形式的哲学”,有唯心主义的性质,称作“作为一种文化哲学的批判唯心论”。他所称的符号,是指人在抽象思维中所创造的诸般概念意义。按他说人的时间空间与动物不同,动物只有有机的物理界时间和空间,人除此之外还有抽象的时间和空间,实质上就是“理想与事实”、“可能性与现实性”的区别。人的世界之根本特征就在于,人总是生活在“理想”的世界,总是向着“可能性”行进,而不是像动物那样只能被动接受直接给予的“事实”,从而永远不可能有超越“现实性”的规定。人此种创造“理想”、“生活可能性”的活动就是创造文化的活动。卡西尔说,人的本质就是永远处于制作之中,它只存在于不断创造文化的辛勤劳作之中。因此,人性不是一个实体性的东西,而是自我塑造的一个过程:真正的人性无非就是人的无限的创造性活动。

唯心论的弊端在于将人的主观凌驾于客观之上,在我们的视觉上叠加了层层先验符号的有色眼镜,将人类的全部文化都归结为“先验的构造,而不是历史的创造,使人完全溶化在“符号”之中,失去了自己感性的、现实的存在。

阅读即如逛商场,但并不是为了采购衣服,恰恰是为了在搜寻过程中发现我们身上已着的相同的款式。人类文明在我们身上裹着层层形形色色的符号外衣,以至于我们无法辨别何为外衣,何为皮肤,只得在商场里搜寻同款衣服中去辨识,然后脱去,以试求与自己赤身相对。苏格拉底说: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不知道。他用否定的回答带来新的意向和启示。苏格拉底的理性无非是如以上逛商场、脱衣服,他提供的不是“符号”、“真理”,恰在于一种新的思维方法。

人的理性局限于肉身,故人要借助于宗教来超越肉身。宗教向我们揭示了一个具有双重性的人——堕落前的人和堕落后的人。上帝按自己的模样制造了人,但自从亚当堕落后,人的理性原初力就被遮蔽。人的理性和意志力将人导向邪恶,人不能狂妄自负地听任自己,而应让自己的欲望止息,以便去倾听一个更高更真实的声音。然宗教也绝不是什么关于上帝和人以及两者相互间的关系。上帝的意志就隐藏在人自身,每一个人实际上就是隐秘的上帝。普通人信仰宗教,是把宗教作为一种他律的准则来畏惧。真正虔诚的信徒,是将之默化为自律的内在需求,一种纯粹的道德生活。此处所说的道德生活,并非指他律的社会伦理道德。按唐君毅先生的说法:道德生活,是自已支配自己的生活。人原始的支配态度,总是想对于世界中之他人或物,有所支配。人的原始支配态度是外弛的。人要自觉地自己支配自己,将外弛的支配态度收回来,以用之于自身。支配自己是支配世界更伟大的工作。因支配世界,只表示我们意志力能破除外界之一切阻碍,而支配自己,则表示我们能主宰此用以破除外界一切阻碍之意志力本身。

傅国涌老师说,宗教是高于哲学的存在,因为哲学只是一门工具科学,但宗教是关乎灵魂建设。而我以为宗教、哲学其实都是方法论,提供我们认识自己的途径。宗教只是假设了一个高于自己的存在,用一双出离肉身的眼睛来观察自己,使得哲学的理论有了一个更为形象、便于操作的方法而已。而阅读的最高目的和境界也即是为了获得宗教的视角,出离自己,出离人类文明所叠加的“符号”、“概念”的束缚。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叫普罗克拉斯蒂的强盗,他捉到旅客,便将旅客缚在床上,然后或砍其腿,或将其拉长,以适合其睡的床。每一个哲学家、思想家,甚至于每一本书其实都是普罗克拉斯蒂强盗,他们是彻底的经验主义者,他们的经验阐释一开始就已经包含着一个武断的假定,并且当这些理论渐渐地呈现出精致和深奥微妙的样子时,这种武断性就越来越明显。读者要预防被削足适履地塞进他们预设的经验世界里,依据他们的经验武断地判断世界。

时刻牢记,阅读的本意并非是采购衣服,而是为辨识身上的衣服,去除它。

后记:晚读《书屋》杂志2016年3期。其中一篇刘越著《绍兴会馆里鲁迅内在精神的重与轻》一文,引用本雅明《单向街》的一段对誊抄书籍行为进行现象学的描述:

“走在乡路上,人所感觉到的乡路的力量不同于乘飞机从上空飞过时感觉到的力量。飞机上的乘客仅仅看到道路如何在地面的景象中延伸,只有双脚走在路上的人才能感觉到道路所拥有的力量,从对于飞行员来说只是一马平川的风景中认识到,它是怎样在每一次转弯时需要使用距离、瞭望台、林间空地和视野的,就像指挥官在前线调兵遣将似的。因此,只有誊抄图书才能指挥全神贯注阅读人的灵魂。而单纯的读者绝不会发现文本所开启的他的内在自我的新方面,绝不会发现那条穿过丛林内部永远消失在丛林后面的道路:因为读者任他的思绪在白日梦中自由地飞翔,但是誊抄者却对它进行控制。中国誊抄书籍的实践就这样无与伦比地保全了文学文化,誊本是解答中国之谜的钥匙。”

本雅明认为“双脚走在路上的人才能感觉到道路所拥有的力量”来比喻用手抄誊文本感受到的开启人的内在自我力量。我每天写书时光,也是抄誊、思考文本的过程,我想它肯定比只在纸上做“白日梦”更能起到启悟灵智的功效。由此,我又想到了周作人的“夜读抄”。想到当下与民国“五四”时期何不是一相似的启蒙时期。民国是一片文化的荒漠,知识分子译介西方的民主人权、自然科学等知识来启民智。而今处处是文化的沼泽,书泛滥成灾,大众已迷失了阅读的方向。昨有人对我说,听书不失为一种节省精力时间的好方法。当下人,对阅读的认识,停留在形式的优雅上。认为既然是阅读倡导的是慢生活,就应以轻松娱乐地方式消遣之。其实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恰是一种严肃的精神生活。。。。。。

话茬一打开,收不住,夜已深,留待明日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