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书时光15:1月28日至1月2月2日  

2016-02-02 22:1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28日

将张爱玲的《倾城之恋》、《自己的文章》、《关于倾城之恋的老实话》,傅雷、胡兰成对张爱玲的评论复读一遍。

1月29日

季米兄推荐邓晓芒写的《必须把传统文化批判推进到新的层次》。文中提到“集体无意识”一词,令我联想到中国人缺乏自我批判意识,与几千年宗族制的专制统治有关。每个人都视自己为国家、宗族、单位、家庭的一部分,而不是作为独立的主体,独立思索行动,独立承担行为后果。专制导制奴性,对组织不负完全责任,也就是对自己不负责,就像现在的孩子,以为读书为父母,缺乏对自己未来没有独立明确的规划。当然懂事的孩子也有,他们也必不认为读书为父母。再比如一个社会一出问题,每一个社会成员不是从自己应担当的责任上去反思,总是抱怨国家政党领导人负责人,从不想自己本身也是体制风尚的推动者形成者。他们之抱怨是羡慕特权等级的抱怨,是梦想有朝一日取而代之的妒恨。而不是自觉从身心上抵制,建立自己的道德原则。这就是有责任公民与放弃自主权的庸众的区别。邓晓芒说的好:新批判的一个最大推进,就在于把这种批判向对批判者的自身批判,深入到集体无意识的深处。用朱子话说,就是从自家身已上去体悟。

收到博库网寄至的书:陈子善《张爱玲从考》上下(海豚出版社),张宗子《往书记》(三联),汤一介《我们三代人》(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月30日 —1月31日

写《倾巢之下有完卵——我读〈倾城之恋〉》,5500多字,题目起得牵强。临睡前想好另两篇文章题目:《知心读者》、《集体无意识》,事太杂,心难静,只好作罢。

2月1日,大雪纷飞

收到博库网寄书:胡兰成《今日何日兮》、《中国文学史话》、《心经随喜》、《华学科学与哲学》。似乎每年开春都会产生重读《红楼梦》或张爱玲的念头,读一月左右,书读了一大堆,文章写一两篇,兴致就过了。难以深入持久。

2月2日,睛,-2至3度

难得的晴天,如同监狱放风,将室内挤在架上的湿衣统统挪出室外晒。

读胡兰成《今日何日兮》,《自序》有一段写道:

“而我的写作都是超过我自己的能力的。最显然的是我的日文著作,曾令保田与重朗先生惊服。小山说我的日文造词与声调是直从日语日文的原点而来,是与日本人祖先的同一创造。而我写毕之后,顿时连最普通简单的日语日文亦都不会了,像李广夜行射虎,翌朝往视之石也,其箭入石没镟,试再射之,则不能入矣。连中文的著述我亦如此,写毕之后顿时连简单的句子亦不会了。武松打虎,再拖死虎也拖不动了,与李广的事,原来都是真的。我是疲惫了就会像天心说的口齿不清。我的思想亦如海水溟蒙,写作时如船犁开了一条航路,船过后即又归于浑沌无迹,有时重读自己的书,竟也惊叹,倒像是他人所作的,不以为我曾为世立言,所以烦忧时并非可以把来安慰自己。”

我亦有同样的感受。我的诸般努力仿佛在身体里都无量的积累和提升,哪怕今天达到了能力的巅峰,明天醒来又跌落谷底。每时每刻都像在逆水中行舟,须一刻不停歇地向前奋力挥桨,才能前进一小段,稍有松懈,又被冲回原地。就比如阅读,我也算是有近十年的阅读功力了,可我仍是适应不了电子阅读,数行看过去都不知所云,我对着电子屏就难以心静。我是需要在那种很静很静地状态中才能进入阅读的,包括环境的安静和心事的澄净,而现实是,我不得不经常端坐于人群和杂事中偷时间阅读,我读得非常缓慢,非常费劲。一本书必须读上四五遍,才能把角角落落大致记清楚。我读了近十年的书,阅读速度也仍是慢似蜗牛,仿佛是临时租借他人的房子,一旦离开,仍是无产者。我今天诸般努力,都只为闯过这急流险滩,行至风平浪静处,或拼死赚钱买套属于自己产权的房子,然后在此基础上,可以为闲情悠悠地赏玩兴趣。

最近,书又读得散乱了。先前发誓读朱子,已好几天未翻。父亲的死,打乱了我的阅读计划,又近年关,家事繁忙,无法静心读艰深的书。前几天,写了篇《倾城之恋》的读后感,朋友提议可以写一系列。此念头在我头脑里已经产生过许多次了,几乎每年都会兴致来潮,不仅是对张爱玲,红楼梦、鲁迅、昆德拉,我都会轮番地发一次誓,但结果都不了了之。我是耐不住寂寞和单调的人,所幸我发现,阅读循环的圈子越来越小,日益集中到数位作家身上,也可以看作是从散走向专一。故我以为,把四位作家的作品轮流起来品读也不错,又以朱子为中轴。相当于在自己的报纸上开辟几个专栏。

有些朋友认为我的报纸内容太单调了,不能总是一个人的文章,可以吸收他人投稿。我觉得我的报纸最大的特色就是纯私人报。登了他人的文章就与别的报纸无甚两样。而且我办报的目的只为了鞭策自己写作,并非没事找事要去办份报纸,这份报纸唯一的目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写作水平,我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实践创业之类的事。第一期报纸印了两百份,来个盛大的开张。从第二期起我会缩印份数,一百份或五十份,只寄给那些喜欢阅读我的文章,关心我成长的老师和朋友。

“诫子书”迟迟未动笔,其实既使写了,也是被儿子当面撕碎扔进垃圾箱。我们母子间已没有了交流可能。我真的不想管他了,任由他去吧。生活中不顺心的事太多,这也是我时常心难静的原因。我常想,这些不顺心都是鞭策我不得不奋发自强的动力。待我临死时,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最想感谢的人是谁?我会说:敌人。

虽是年关最忙的日子,我还是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读上一小时的书,写几句“书时光”,对自己没有更多的要求,只希望凡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形成纪律,兑现为现实,期限可适当延长。

我的“书时光”并不是每天记录的,发一次集中写一次,这样不好,当纠正。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