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读书之擦心法  

2016-01-07 01:52:28|  分类: 书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之擦心法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车窗上有两个雨刮器,天落雨时,雨水将窗玻璃上灰尘淋得浮起来,和在一起弄花车窗,将雨刮器左右一打,玻璃即刻明净通透,雨点旋即又落下来,一滴溅成一朵花糊,再刮再净。我读朱子这句 “读书有个法,只是刷刮净了那心后去看。”,脑子里便浮现出雨天开车的场景。

心即是那块窗玻璃,终日纠缠于俗事中,何能不染尘埃,须得时时勤拂拭。而禅宗却道:明镜本无台,菩提本无树。看似比那儒教甚高明一层,就如开敞篷车,只在风和日丽的日子,清新无尘的乡野,敞开车篷,清风拂面,暖阳覆身,与自然之气相交息,自是惬意万分。然若是遍布尘灰、雾霾、尾气、噪音、人流的城镇以及风霜雨雪的天气,那敞篷车也必定只好乖乖地撑起篷来,还要悔其不及普通车密封,尘土异味乘隙而入,真正只是拉风不实用。

释道,如今在我看来,就是拉风的哲学,其修行是有条件的,必要离群索居于荒郊野外,必要无俗事扰心,连饮食睡眠人伦之乐等基本生理功能也一并萎缩,或也真有所谓充耳无闻窗外事的居士,然其实也是勤拭玻璃的理学之儒。而世俗中人论释道,亦如在雨天、在尘灰满天处开敞篷车,拉风不得,却是将自己搞成灰头土脸的落汤鸡,世间各色淫秽污垢皆直侵而入,扑头盖脸,无法遮挡,直染成个人鬼不分。人心亦如窗玻璃,是护体的一道屏障。我们只有透过这块玻璃才能看清世界,继而反观自身。世间多为天资愚钝之人,用朱子的话说“便是生知、安行底资质,亦用下困知、勉行的工夫”,所以,我们都应来学神秀之笨功夫——时时勤擦拭,勿使染尘埃。

而擦拭之法之一,便为读书。然读书亦有法,也譬如擦玻璃有法。用脏布擦之,则越擦越花,湿布抹过,又有水渍。全棉毛巾绞干,水渍少但易掉毛,晴纶的不掉毛,水却拧不干。先前的土办法,毛巾抹过后,再用干报纸擦净水渍,遇顽固渍垢,用嘴对之呵气,使污垢受热濡湿便易去之。而今,有专门的擦窗器,原理亦如车窗雨刮器,一头是海绵,吸水后抹去玻璃表面尘埃,再用另一头橡胶刮,由上而下刮去海绵留下的水纹,魔术般地窗明几净起来。

读书之法与擦玻璃大同小异。擦玻璃不得法,反更搞花了玻璃,任你怎样勤拭,也只是越擦越模糊。故,日日夜夜读个不休却读成个不通的愤青,抑或悬空高蹈的避世者亦是大有人在。朱子说,读书不得法,多缘心不在,心不在,故理不见。而心在有二,一为专静纯一,二为虚心切己。

专静纯一如擦玻璃第一步,需得洗干净抹布,用净布拭之。读书时,心须静,全神贯注于书页,逐字逐句地读,字字有着落,用心去体验,犹如与友人对谈,一字一句听清对方的观点,方始有得商量回应。若是心浮气躁,心思外驰于庸常琐务之间,必是无法精审文字之美。故而孟子说:“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读书之目的,只在找回那颗迷失的心,收束那颗散漫的心。宋朝有个好读书的官员叫陈烈,常苦于没记性,某日从孟子这句话里悟出:我心不曾收得,如何记得书。于是闭门静坐,不读书百余日,将那颗驰走散乱之心收束于静定之中,再去读书,则一览无遗。故而,朱子说读书之精神专注要如居烧屋之下,如坐漏船之中,要如急流处撑篙,将力用到断绝处,又如炼丹,需是将百十斤炭火煅上一晌。大凡天下事,非燕安暇豫之可得的,必要磨砺精神去理会。

虚心切己,又如擦玻璃之第二步,用橡胶刮刷刮净。虚心即是无我。读书前,先得刷刮净心里的所有的成见和经验,以及功利之念。不如此,便会犯“六经注我”之病,先自己有个观念,然后到书里去找寻证词和帮手,也只是推广和巩固了自己的意思,若原先已偏,那读了书就更偏,愈读愈是偏得找不着北。若原先胸中堵着个块垒,那愈读则块垒愈滚愈大,读书在明明德,而若不刷刮净了那不良之心思,只会读得愈是昏聩不明,看不清世界和自我的本相。朱子说,虚心须是退一步思量,不要自作意思,只虚此心将古人语言放前面,看他意思倒杀向何处去,如此玩心,方可得古人意。

切己,即如孟子说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用自身的体验去揣测作者的意思,才是真正读懂了诗。用朱子的话说就是要让自家身己住到里面去。他还举了个形象的例子,就如吃饭,只有吃了,方才知道滋味。但却有许多的读书人,喜欢把饭摆在自家门口摊给别人看,纵然有满汉全席,但口腹却未与之相触,又奈何知其滋味。世间的道理其实前人都已说得很明白,若切身去体会,则日常民俗、锅碗瓢盆皆是学问。若只想找到书籍里找些个高深的理论、漂亮的词儿,做出个高妙精美的物什,于自身性养的修炼又有何益处呢?又如何能尽得读书之味。

人世间的道理遍布在万物生灵之间,读书始终是第二义的。我们之所以要读书,就是因为我们经历太少,通过读书,可将圣人之道于自然之寻常事物中呈现,即如从擦窗法中悟得读书之法。将万物之道融摄于胸,于万物中见我,又于我身见万物,直达与天地精神共往来,此乃读书之要也。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