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倾城之恋  

2016-01-28 00:1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时光14:1月26日至27日

倾城之恋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1月26日 气温回暖

读《朱熹评传》,将朱子理学的概念名词搞懂,再读朱子语类会容易些。朱子的哲学名词中有三对概念:道与器,太极与阴阳、理与气。其中道、太极、理是属于形而上的范畴。而器、阴阳、气则为形而下的物化和表现。

朱子理学与老庄和佛教的区别在于:老庄说以道超乎天地形器之外,在天地之先,有个空虚的道理。佛教论道,以空为宗,以天地万物皆为幻化,以未有天地之先为吾真体,一归真空,即为得道。朱子以为,道非是外事物有个空虚的,其实道不离物,若离物则无所谓道,事物中的理即是道。道是超经验、超感觉的观念实存,而非空无。

道与性的区别:道是泛指,性是从自家身上说。道是物之理,性是己之理。然物之理必在我之理之中,道的骨子就是性。

1月27日 雨

读张爱玲《倾城之恋》,又附带读了水晶、傅雷、胡兰成对张爱玲的评论,以及张爱玲对傅雷的评论做出回应所写的《自己的文章》、《关于倾城之恋的老实话》、《罗兰观感》。

昨读朱熹读得大脑瘫痪,今日改读张爱玲的小说调剂一下。朱子说,不可将诸书循环看,须一书看得彻了,方再看一书。可是,长年累月只看一书,又恐审美疲劳,连读书的兴致都读没了,思维灵感也磨钝了。我不知此是否又开泛滥而读的口子。先前也常如此,立过数次决心,要将一书一作者读透,在朱子之间说过要系统读昆德拉,再之前又说要通读西方哲学。皆开了头,就放弃了。然只读一人一书,真正的寂寞枯燥难熬。

朱子理学是理论,理论是用于分析现实的,就理论说理论是需要很深的理论功底,一时难以成文,至多做些读书札记。为编读书报考虑,我应该穿插读些文学类的书,用朱子理论来小试牛刀,如此版面的文章也不至于过于单调。

今读《倾城之恋》,是为写一篇书评。《倾城之恋》,也是读了数遍也未能吐一时之快,时常如鲠在喉的一部小说。每读一遍,小说中两位主人公在我心理天平上的份量都有高低的变换。今天本为找范柳原的喳去读他,想揭露一下范同志请君入瓮的泡妞恶招。可读着读着,同情心又倾向于范柳原一边。倒觉得这白流苏还真是个厉害角色,外表是林黛玉柔弱的风姿,又有着黛玉俏皮的口才,腹中却深藏薛宝钗的心机,有着以柔克刚的强悍。相比较而言,范柳原倒还怀抱着几分浪漫主义的向往。他因为人生的曲折经历,产生了厌世的心理,玩世不恭中怀有几分自暴自弃的悲壮,他内心是空虚的,他渴望有东西来充实他,他又怀疑那些东西的可靠性。白流苏和范柳原是两个自私的人,白的自私是狭隘的,眼睛里只有现实的归宿。范柳原的自私是软弱的,软弱得无法为自己的事做主。傅雷说:“人的悲剧往往是内在的。外来的苦难,至少有客观的原因可得而诅咒、反抗、攻击,且还有赚取同情的机会。至于个人在情欲主宰之下所招致的祸害,非但失去了泄仇的目标,且更遭到“自作自受”一类的谴责。”白流苏的悲剧是外在造成的,离婚独身,娘家人的排挤。而范柳原的悲剧是内在的,白流苏说范柳原,“若像你这样自由自在的人,也要怨命,像我这样的,早该上吊了”。她永远理解不了范柳原说“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是何意思,只将其理解为不想结婚。

倾城之恋这部小说是有缺陷的,其缺陷就在于未将范柳原此种灵魂的痛苦刻画饱满。范本来是毕巧林式的时代英雄。张爱玲之所以未能写圆他,是因为她自己都读不懂他。张在《关于倾城之恋的老实话》一文中写道:“流苏实在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有决断,有口才,柔弱的部分只是她的教养与阅历。这仿佛需要说明似的。我从她的观点写这故事,而她始终没有彻底懂得柳原的为人,因此我也用不着十分懂他。现在想起来,他是因为思想上没有传统的背景,所以年轻时候的理想禁不起一点摧毁就完结了,终身躲在浪荡油滑的空壳里。”若柳原真如张爱玲所说的只是浪荡油滑,那他就不必与白流苏同居六天后就将自己逃离放逐去英国,逃避这段感情。他也不必恳求白流苏要她懂他。更不会斤斤计较白流苏爱不爱他。他自己也说只在白流苏面前有句把真话。张爱玲擅长于写人物世故阴暗重现实的一面,在人物精神世界的挖掘上深度是有欠缺的。也只有《金锁记》的曹七巧刻画得最为成功。

傅雷对张爱玲的批评是极为中肯的。但张会错了意,以为傅雷所说斗争,是要写极端人物的极端的美。其实小人物身上也是有着极端复杂的冲突,文学的深度在于写出小人物的灵魂张力。《倾城之恋》只有技巧,没有升华。

今日收到稿费150,本月共收稿费500.

后记:临近春节,事多心难静,前段时间稍有恢复的写作能力又变得滞钝起来。真是一日也不懈怠操练。争取本周写一篇《倾城之恋》的书评。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