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书时光(3)  

2015-01-28 23:1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24日至1月28日

书时光(3)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盗用网上图片,不知为何手机与电脑联不上了,只有等儿子双休回来教我)

读:1月24日至27日翻阅李长之《鲁迅批判》、刘再复《鲁迅论》、鲁迅译文集、王晓明《鲁迅传》、钱理群《心灵的探寻》以及中华读书报、《看历史》杂志

1月28日读完《殷海光与林毓生通信录》,280页

购:1、休谟《英国史》(3、4、5、6 )

2、梁小斌《地洞笔记》

3、赫拉巴尔《过于喧嚣的孤独》

今天,一口气读完《殷海光与林毓生通信录》,十几小时大脑保持着紧张兴奋的壮态,以至于合上最后一页书页,头无力地坠倒在书案上,大脑一片空白,只会“兹兹”地傻笑,笑得满脸都是泪。这不是一本容易读的书,我几乎认真地读过每一个字。其间有很多没翻译的英文单词,句子,我借用百度工具译成中文。还有许多难懂的、精彩的片段,我也是一读再读,直至弄懂为止。我在书页的空白处大段大段地写下感受。可以想像我读得多么全神贯注。我爱这两个人,爱他们的激情、灵感、思维、论述逻辑……现在什么也写不出,我也不知道是否有能力写篇读后感。因这两日对史料的写作感兴趣,抄两段他们关于史学写作的言论。

林:谈到研究史学,尤其是思想史,我觉得最基本的态度应有以下几点,不知您是否同意:

1、研究的题材必须与个人的关怀与个人承担有密切关系。否则不能或不易产生深刻的与具有原创性的解释。因为深刻与具有原创性的解释中能从强烈的个人介入中酝酿出来。

2、所谓分析、说明必须有个人的理论作基础,否则至多不过是把史实放到不同的组别或史料的分类,像是图书馆的详细目录那样,与现实人生关系不大。

3、所谓个人理论,自然与科学的为学态度不相冲突。有个人理论并不是就不能有知识的真诚。像是悖论似的,因为有了个人的理论,知识的真诚才有意义。两者互相为用才能达到深刻性,否则,早晚会堕落到胡适之的考据版本小技

4、应对于有关的社会科学的知识具有一定程度的掌握,和在史学研究和书写上的方法、社会科学、逻辑、与语义学上的严格训练,他们的用处是提供工作上的试误的方案和样式,有了这方面知识的人自然比没有的人可以取舍的不同视野较多。方法论的训练在于防止自己推理及论证的漏洞。但有了以上两项,并不自动地使之变成一个深刻的史学家。史学从定义上说根本就是人文研究的一个分子,因此“套公式”是没有用的。深刻的历史洞见与原创的历史解释在于实质的创造。其实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以及方法论的每个分支之真正贡献,也是一样:在于实质的创造。

5、必须有一个或一个以上外国文化的背景或理解作为对照性比较之和,如此脑子里又多了一条思想的道路。


殷:你们两位所触及的问题,最后分析起来,可以约缩成两个不同但又相联的问题:

第一,科学以及行为科学能否无遗漏地说明或解释人事的历史。

第二,科学的历史是否可能。

我们要能进行讨论这两个问题,必须首先明白历史的说明或解释之几个相度:

1、凭常识或诉诸直观的了解。

2、根据这样或那样的史观。

3、根据科学知识。

(以下太长只能摘录)

在从事史著的工作时,一个工作者所预先假定的说明或解释,在大后方决定了他的史著的品质之高下,广狭、深浅,甚至于雅俗。科学的本身无所谓雅俗。但史著除了求外,尚有雅俗的问题,和格调之高低问题。一个超凡绝俗的心灵所写的史著,其流露的气氛,也一定的超凡绝俗的。

1、人类的历史是人类心灵的创造。了解人类心灵的东西只有人的心灵。在这一场合,“直观的了解,往往能透刺人事历史的里层,幽微的角落,奇诡的变异。直观的灵光一闪,有时能透过伪装的浓雾,直接照射人心的本相。自古至今,人类伟大的创造有时出于伟大的直观。但是,伟大的错误也有时出于伟大的直观。藉着直观的了解所作的说明或解释,有时奇中,有时奇错。直观的了解之限度,就在它无法返回到检查它自己。要保证直观的了解不错,必须求之于它以外的法度。这法度就是逻辑的演证,语意的解析,以及经验的检核。

2、这样或那样的史观,除了几句可作多样解释的笼统之词以久,究竟能给我们多少积极和特指的知识,实在少得可怜。

3、史著与科学之间干隔的问题,分析到最后,就是殊相与共相之间干隔的问题。科学世界是一个洗炼得很纯净的世界。恰恰相反,历史的世界是一个五颜六色的世界。依此,科学,不能说明历史。科学迄今不是说明历史之充足而又必要的条件。但是,科学是说明历史的必要条件。在这一关联中,史著是共相殊相碰头的地方。一个历史家,即须有理论思维作引导,又须有对人生的常与变的体验作内容。一部伟大的史著,一定是普遍知识与特殊经验之和谐的结合。仅仅有理论的普遍知识是空架的,仅仅有特殊经验是盲目的,必须二者结婚,才能产生健全的历史知识的麟儿。

后记:我想的我人生直观的敏感度很高,我的人生经验也已有了较为丰盛的储备。我缺的是理论思维、科学的方法,这又可以通过阅读来训练。所以,我要大量地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