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跳跃的青鹿

闲学流云静学僧,窗前流水枕前书

 
 
 

日志

 
 

盘桓于原地的飞翔  

2015-01-27 21:1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盘桓于原地的飞翔 - 青鹿(deer) - 跳跃的青鹿

读王晓明《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有感

写下这个题目,心底倒抽冷气。难道人真有所谓的命。每个人自出生起,身上就绑缚命运的绳索,无论在成长途中作怎样任性的飞翔,以为能够挣脱命运的束缚。可当你回身观望时,却发现飞出再远距离也仅仅只是尽那条绳索的长度,而它却随时可将你攥回命运的起点,抵消你曾经,未来,整个的人生意义。那么,这个将你紧紧地攒在手心的命是什么呢?王晓明说,是你当初诞生的时间和地点。

一个人诞生的时间和地点为什么就是他的命运。难道说生辰八字中真的深藏玄机。王晓明不是算命先生。读完全书,是经反复阅读、细细咀嚼之后,我终于悟出了王晓明所指的诞生的时间和地点,是指包含着家族血统、文化传统、地方习俗等等的构成一个人性格的诸多物质要件,它也是我们肉身里先天存在、无法选择的精神元素,影响着我们后天精神格局、思维模式以及价值取向的形成。后天的文化教育或许能对其进行提升、矫正,但无论我们怎样刻意改造,先天的性情仍会在我们不经意时自然流露,或非冷静的状态中卷土重来,颠覆我们努力修养的成果。这时,我们会感觉是在遭受命运的戏弄。

鲁迅出生在一个偏僻的江南小镇。 胡适先生说,越偏远的地方越保守,故而礼失求诸野。相对于北方的权力中心而言,鲁镇就是礼教传统保持较为原生态的“野地”。根据长幼有序、孝悌仁爱的宗法制度,作为长子长孙的鲁迅,从出世那一天起,就不能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独立存在,他必须,至少是肉身与这个家族粘连在一起,供奉它、养育它,做那吃人礼教的表率。在个人的幸福上,他几乎没有选择权,一切均以服务大家庭的繁衍为要。家道中落后,未成年的鲁迅就已被立为家庭的顶梁柱,默默地去承受社会的歧视、侮蔑。在婚姻上,他也只能顺从母亲的经济联姻,娶了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女人。在日本,他受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写下了“我以我血寄轩辕”的壮志,可当光复会派他去当刺客时,他却顾及母亲的赡养问题,而成了一个革命的不彻底者。起初怀着寻找国家和个人出路的热情离家远行日本,十年后,对个人前途的种种抱负打算尚未来得及成就,却为了全家的生计而不得不返回故乡谋生。他在北洋政府任职,那时政局动荡黑暗,文人皆以为官为耻,纷纷辞官,可鲁迅却为了负担家庭的生活不得不为官,还一做就做了十几年的官。这也成了其敌手攻击他的软肋,他也自知是有背文人气节而口软。 在上海期间,他又一直领着国民党的工资,骂国民党的腐败,又背上了“吃人家还嘴硬”的无赖名号。而与许广平同居后,虽弟弟都已成家立业,大家庭的经济负担减轻,但面对娇妻幼子,积下几个钱的念头又成了人生目标的主导。或许就是因为扛负着沉重的伦理责任、经济负担,使其在精神成长不能做到完全撒开手去,他仍要在生计的耻辱中,忍受心口不一的矛盾煎熬。而种种的委屈苦闷都通过对传统的偏激地反抗呐喊声中予以宣泄。一个臣服于礼教的牺牲品,又是一个反抗传统礼教的先锋斗士。各种极端的矛盾在鲁迅身上共存一体,直叫人想心疼地问一声:他怎么受得了。

鲁迅又出生于一个仕宦乡绅之家。周家是讲究读书的,其祖父周介孚甚至有过让儿孙一起考取翰林,在门上悬一块“祖孙父子兄弟叔侄翰林”的匾额的雄心,自小书香的熏陶,成就了鲁迅的思想才华。但是也将中国三千年文人传统根植在他的血液里。中国文人传统缺乏独立的精神评价体系,文人只有参与群体性的社会和政治理想建设,才能从身外精神价值的实现中找到人生的坐标,这也决定了中国文人重功利重世俗的一面。鲁迅与贾宝玉都有过从王子到贫民的人生巨大落差,所不同的是,贾宝玉在富贵温柔乡中就已视荣华富贵为虚像,以至于在落魄之后,对境遇的反差并未有任何敏感的不适,看空一切最终归于空境。而鲁迅不同,富贵时他非常享受那种高人一等的王子待遇,败落后,他就从周围人有别于当初的表现中刻意放大着种种的耻辱,生起对人群的不友好、怀疑、敌对的态度。鲁迅是非常要强的,而此种被人踩在脚下的耻辱感,又给他的要强增添了一份复仇的情绪,于是功名之欲就更为浓重急迫了。而这种欲念又加重了他肉身的负担,阻碍了他的飞翔。

对于鲁迅前期的矛盾挣扎,我不想多谈。年轻时,爱热烈人生也是情有可缘,而且他也的确创造了文学上的辉煌成就。我唯一惋惜的是鲁迅在上海的最后九年光阴,他似乎在这花花世界里乱了阵脚。他那样害怕作社会的旁观者和边缘人,一旦发现自己被挤到旁观席上,就不自觉地想要重返中心。他认真阅读马克思主义,翻译运用马克思主义言行,他不甘心被新兴的潮流摒诸河岸,不甘心被人视为落伍。而另一方面,他又很想沉下心来系统地做些学问,他一直想写《中国文学史》、《中国文字变迁史》、《嵇康传》,可他却怎么也静不下来钻故纸堆,归根结蒂,他心神不宁。我十分不解,为何能在绍兴会馆抄了十几年碑文的他,到了老年却反面静不下来了。思来想去,还是红颜之祸。许广平是个很热衷社会运动的人。耶稣说过,人的父母兄弟妻儿是他肉体的延伸。你想清心寡欲过一生,但若你的爱人想要浓烈的人生,你也只有强打起精神去满足她。鲁迅后期的文字干巴巴的,急促、短小,那种从容的笔触,幽默的智慧已然不见。

这篇文章,我只捡鲁迅重世俗的一面谈。我想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前提是必须割舍你与身俱来的,牵坠你沉沦世俗的肉身欲望。也就是挥刀斩断那捆缚你身体的绳索。这样,你就可随风飘到山高水远的神仙之境。我不知道仙境是否存在,也不知道仙境是何滋味。但若从文学的精彩来说,莫过于像鲁迅这样深陷于灵肉挣扎的清醒者书写的最耐人寻味。伦理责任的负担和中国文人的功利心是捆缚鲁迅的两大物欲的绳索,鲁迅一生都在承受着这两大绳索炼狱般的折磨。从某种程度说,鲁迅是另一个耶稣,他用孱弱的身躯去尝试人间的各种病症,然后用文字解剖给你看。

很感谢,王晓明老师为我刻画了一个世俗的鲁迅.他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道德审判者.他分明就在我们中间,与我们一样在深重的危机里苦苦挣扎。于是,我终于懂得了如何以一颗牺牲自我的真诚的心来写作。

后记:这篇文章我写了一整天。白天写的部分全部推翻了,晚上重写,似乎写得还算顺利,只是写到后面有点疲劳,匆匆收尾。内心有未能尽诉的遗憾。我怀疑是否是对自己的要求过高了。其实从昨晚就想放弃,白天又多次想跳过,打开新的书页。可我以前有过多次这样的逃逸,使得我很难再写出一篇完整的文章。我只有逼自己硬着头皮写下去。我想写着写着思路总会开的。终于在晚上打开了一点点。写,是一件多么难的事。而我的口语表达也渐变语无伦次、条理不清,老是忘词,忘记想好的下一层意思。有时,我说着说着就脸红,没有信心再讲下去。我是特别需要书写表述这样的思维训练。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